龚亚群 发表于 2013-7-9 11:48:56

高端访谈:直面《玉林龚氏统谱》主编龚运然(二)

问:目前各村或各宗支族谱现状如何?       答:目前的现状相当不乐观。主要有两大突出问题:一是有的村至今无族谱传世,搞不清来祖的讳名字号、身世来历,世系世次尽皆亡失。二是有的村虽有族谱但年久失修,几代下来连祖父的名字也失却记忆了。可见,上述局面已相当被动,甚至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而拖延不修的时间越长,续修的难度就越大,后人的包袱就越沉重,甚至难免出现今人诿过于前人,后人又诿过于今人的尴尬。“日久月长,支繁派别,使及今不有以志之,窃恐后之视今,又犹今之视昔,而并此播散之余绪,亦且无从仿佛矣,岂不又成后人之憾事”?这是鹧鸪山《龚氏家谱》初创者龚澜芳公的感叹,可谓十分深刻,发人深省!       问:针对上述存在问题,有何应对措施?       答:我在网上写了《伯功公后裔分布浅析》一文,主要是从有关的历史传闻出发,寻找相应的对接线索,再考虑是否符合事理和逻辑。因为是一家之言,并且是“浅析”初探,大家可以开展探讨、切磋和研究。在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对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一般坚持“宜粗不宜细”和“求同存异”的原则。因此,对源流或来祖的认知,只要有历史传闻之所依,有现实线索之可寻,且传闻不是出于利害冲突和历史恩怨,线索不是有悖逻辑和常理,那么所传就并无恶意和别有用心,所闻就应予以尊重和认同。诚然,所传因日久月长,几代播散辗转以后,所闻就难免有所走样或打折,甚至于错号入座、张冠李戴。此种情况,就算是今天今人今事,在我们的周围也时有发生,但这并不影响基本事实的存在,当属“小异”之列。至于现存线索,只要载之有谱,出之有名,且背景相符,世代吻合,大体上就错不到哪里去,因而就不应过多计较枝节末叶。对此,鹧鸪山龚澜芳公也曾有言:“其然耶,足以尽追报本之心,其不然耶,亦无大乖非类不歆之义”。现在有人说得更通俗:退一步就当“过继”又何妨?更何况传闻都发生本市范围之内,涉及的都是本市范围内的祖先,各县区又时兴联宗祭祖,与其老在纠缠枝节,倒不如多上一柱香。现实中有不少地方,就因纠缠“小异”而使族谱续修不下去,这便是明显的“因小失大”。我们不妨把“小异”留给后人,向后人作一个交待,让子孙有一个参考,相信后人会理解我们今天的艰难处境,也会体谅到我们今天的良苦用心。       问:上述探讨的是修谱技术层面的问题,但在组织管理层面,您认为面临的最大困难和挑战有哪些?       答:一般而言,修谱涉及的规模和范围越大,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就越多,显而易见,“统谱”远比宗支族谱复杂得多。我们始终认为,修谱是否成功,要取决于“三才”:一是贤才,即德高望重者;二是文才,即笔头犀利者;三是钱才(财),即腰缠万贯者。三者不可缺一,否则事情就很难办。从我们玉林的“三才”配置情况来看,修好“统谱”的任务是可以完成的,但确实存在较大难度和压力,主要是文才方面显得较为薄弱,这与编修一本高质量、上档次的统谱是不相适应的,所以,万分企盼各路外出的在职精英,占用一点工余或晚上时间,在写好本人简历及本村简介的基础上,再挥动如椽大笔,为我们的“统谱”提供丰富而精彩的图文资料。       问:您极力倡导“网上办事”,在全国总会网设置了19个子板块,其中13个专用于修谱。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大家的参与度并不高,效果也不大明显,对此您有何评论?       答: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本人首先代表玉林龚氏对全国总会网给予我们“网上办事”以先试先行的机会表示深深的谢意!借此机会也十分感谢玉林之外的宗亲对我们此举的理解、支持和鼓励,同时也对我们占用了全国总会网的资源和空间表示歉意!       关于在全市开展“网上办事”主题活动,我们专门制定了一个比较前卫的实施方案,也许在一些人看来我们有作秀或哗众取宠之嫌疑,这其实纯粹是一种误会。在此之前,我们曾论证单独设立自己网站的,后来打听省级网站也缺人气,于是我们才打起了全国总会网的主意。从目前的的情况看,尽管运行效果与人们的期望还有一定差距,但其意义和作用是不可忽视的,增森会长在陆川龚家山庄会议上总结的三条好处已初见端倪:一是做到了“开门办事”,解决了知情权和参与权问题。比如我们已将所有的族务活动全部见诸于网上的19个板块,这既避免了过去办事因手段落后而对外出人员难以通知到位的尴尬局面,又可以为热心人积极参与和大显身手提供一个广阔的平台。二是“办事公开”,解决了监督权问题。比如将修谱及助学捐款情况公布于网,极大地方便了广大宗亲尤其是外出人员的随时跟踪和全面监督,从而避免了过去因透明度不够而发生诸多不必要的疑虑和误会,甚至于有伤感情和影响团结。三是“办事给力”,解决了效率问题,比如在涉及修谱的各个板块公布了示范性帖子,对各村按要求采集各种图文资料起到了较好的指导和促进作用;“诗词书画”板块相当活跃,展现了相互切磋探讨、相互交流修改、相互完善提高的良好势头。       必须指出,推行“网上办事”还处于起步阶段,宣传发动尚欠深入广泛,具体筹划运作经验不多,板块设置及功能不尽完善,可供阅览的图文资料十分有限,人气指数和参与程度明显不足,基本上是顺便来看看的多,回复留言评论的少,发帖子的就更少。这说明推行“网上办事”还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同时也说明具备上网能力和写作能力的外出兄弟姐妹仍处于休眠状态,因此在全族推进“网上办事”仍任重道远。但我们始终相信,互联网的独特优势是无与伦比的,其在助推各项族务高效运作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是不可动摇和无法替代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将奋力前行,为全国总会网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问:您说上网的主力是外出在职精英,他们在网上发贴少或不发帖,是不是因身份或角色有所顾忌?       答:这个问题问得好。首先我们要对外出打拼的兄弟表示由衷的敬意!因为他们在为国建功立业的同时,也为光宗耀祖争得了荣誉,并且在各项族务活动中正在不断发挥他们的重大作用,尤其在献计献策、出钱出力方面表现更为突出。但由于他们分布于天南地北,过去族中办事很难一一通知到位,加上因身份和角色限制不便过多的抛头露面,致使他们的参与度大打折扣,他们跟踪和监督起来也大受影响,这就严重制约了族中事务活动质量和档次的提升。现在大力推行的“网上办事”,促进了上述被动局面的大改观,外出兄弟不出门便可对族中事务“一网打尽”,并且此网完全可以容得下他们的献计献策、建议建言、心得体会、回复评论、诗歌词赋及书画摄影等图文资料。至于外出兄弟的“有所顾忌”,我们表示同情和理解,但相信他们有智慧摆得平和搞得定。       问:借此机会,您能否谈一下您作为主编的感言,同时也对我们年青人点拨一下?       答:首创“统谱”是前所未有的大盛事,因而是一个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实,过去我们的祖先何尝不想这样做,但他们受制于当时的自然经济条件,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文化落后,经济困难,交通恶劣,信息闭塞,可供调度的资源十分有限。所以增森会长说,我们这代人是幸运的,社会在发展,国家在进步,正值太平盛世,成立玉林龚氏“三会”不期而遇。本人作为“统谱”的主编,自然倍感骄傲和自豪!既然今天我们所要做的是祖先未竟的事业,如果我们这代人做不好,就对不起我们的祖先,就有愧于我们的后代,也有愧于我们这个美好的时代和社会。       围绕修谱有人说过:白日公家事,晚上事龚家。对此,我深有同感!在这里我还想说:世上千般皆下品,唯独奉献最值钱。讲奉献对年青人尤为重要,这有三层意思:一是要有爱心。很难设想,一个自私自利、斤斤计较、缺失爱心的年青人,其自我价值的实现会得到社会及家族的承认。二是要有梦想。这是撒播建功立业的神奇种子,是驱动光宗耀祖的强大动力,构成了当今和谐时代的最强音。没有梦想,没有激情,没有朝气,人生就不再年青,思想就不再活跃。再次,要有本事。竞争何其剧烈和残酷,彼此都处在一条差不多的起跑线,你不加倍努力苦干巧干增长才干,如何出众超群、成就卓越?“头低低,眼湿湿,吃饭泡到咸菜汁”,是没有本事的年青人。总之,奉献最珍贵、最值钱。年青人讲奉献,要始于爱心,基于梦想,成于本事,这既适用于“公家事”,也适用于“事龚家”。广告里说了:年青没有什么不可以。未来属于年青人,衷心祝福年青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高端访谈:直面《玉林龚氏统谱》主编龚运然(二)

龚氏网——龚氏宗亲自由、开放的交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