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亚群 发表于 2013-7-9 12:22:18

鹧鸪山的传说

鹧鸪山的传说龚运然

       鹧鸪山是始祖御阶公开基发族之福地.相传御阶祖避难而来,最先住在江埠村,当时叫小江村。御阶祖在此处住下来后,渐渐地发现隔河的对面山有两种奇特现象:一是此山多鹧鸪,每逢春夏之交,啼叫声响成一片,彼起此伏,不绝于耳。本来雄性鹧鸪有独占山头的习性,不许同性前来干扰和侵犯,否则必有一番生死决斗,直至败者退避方肯罢休,而此山的鹧鸪却一反常态,表现得非常友好,这使御阶祖十分郁闷,尤其听起来像“行不得也哥哥”的鸣叫,更令御阶祖形影相吊,不时勾起一种离愁别绪,那堪“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二是此山四周均长满原始灌丛,棘荆遍地,但山麓平展舒坦处却有一块两三亩的草坪,家牛最喜欢光顾,每天出栏总是拼命往草坪直奔,有时候强行赶它到别的地方去,最终还是转回到这草坪上,吃饱后就自觉地睡在那里。御阶祖见牛如此留恋这草坪,索性在草坪上打一根木桩,把牛绳栓在桩上任它吃草,也省得终日跟随看望。后来发现不用栓牛绳,牛也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吃饱后还是睡在草坪上,甚至总不想回栏,并且每次排便都固定在木桩的地方,致使木桩被一大堆牛屎埋没了。       有一天,牛吃饱后照常睡在草坪上,但睡法却与以往大不相同:牛的四肢屈地,牛嘴和牛颈紧贴地面,牛尾直着往后伸。御阶祖见此情景,以为牛死了,心里好不怆伤,回想自己避难异乡,能暂时立稳脚跟、生活有了初步着落,也多亏了老牛的帮忙!御阶祖恍忽之间走近牛的身旁,突然牛尾一甩,正好打到他的手掌,御阶祖先是一个惊跳,又见前面一大堆牛屎,这才茅塞顿开,猛然醒悟,高兴得连连赞叹:此乃天意,牛助我也!      原来,御阶祖赐进士出身,对地理风水多有研究。他早就关注过此地的周边环境,尤其对草坪及前面的池塘和圆岭产生过浓厚的兴趣,深知此地不同凡响,只因有难在身,心烦意乱,又兼四周山荒林密,未及喝定此山之形状。不想家牛有如灵性,其眠伏睡状正是此山之地形,而牛屎堆就是前面圆岭的摆设,这纯属牛知天意、地似牛形、人随牛愿、天人相应的机缘巧合!御阶祖一阵仰天长啸过后,顿觉全身轻松,自此逃难失落的阴影一扫而空,于是决意从江埠迁居到此山草坪牛睡的位置,并许下在此开基创业的决心和宏愿。
      本来鹧鸪山因多鹧鸪而得名,但说来也怪,自御阶祖迁来后,满山鹧鸪全飞到对面远处的牛运岭去了。据传鹧鸪山乃眠牛胜地,是地理大师赖布衣108存地之一,对此,想必御阶祖自然心有灵犀,并有“眠牛未卜频惆怅,半夜踌躇月正弦”的至深体会和感悟。正是:鹧鸪尽飞牛运岭,此地空留鹧鸪名。犀牛眠伏伴鹧鸪,鹧鸪啼醒牛运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鹧鸪山的传说

龚氏网——龚氏宗亲自由、开放的交流平台